奥迪、LV、可口可乐纷纷入场,NFT火爆之余问题频现,监管将成必然

币神/2021-08-16/ 分类:热点新闻/阅读:
NFT这类独一无二的艺术品或收藏品,并不是"规模化"的工业制品,没有真实确实的市场公允价值。同时,NFT市场不规范,鱼龙混杂,投机炒作风气严重。目前NFT市场投机炒作盛行,等这轮泡沫破灭后,NFT才能迎来新的发展。 ...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赵奕 胡金华 上海报道

8月11日,奥迪汽车官方微博发布了系列NFT艺术作品。该数字影像作品将采用NFT艺术盲盒的形式通过xNFT Protocol限量铸造与发行,并将通过一对一尊享沟通,赠送至前100位新奥迪A8L 60 TFSIe车主。

据《华夏时报》记者初步统计,仅在今年8月份,就已经有包括LV、漫威在内的近10家国际知名企业发布NFT产品。在东京奥运会开赛之前,国际奥委会也宣布Animoca Brands的子公司nWay获得国际奥委会的官方授权发布NFT奥运徽章(Olympic NFT Pins),并在nWayPlay.com上发行和销售。

“NFT的出现,使得数字作品具有了唯一性,即便可以复制它,但也不能代替原作品。在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下,NFT使得数字作品有了明确的产权保护,因此出现NFT大火的行情。”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海峰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王海峰直言,NFT这类独一无二的艺术品或收藏品,并不是“规模化”的工业制品,没有真实确实的市场公允价值。同时,NFT市场不规范,鱼龙混杂,投机炒作风气严重。目前NFT市场投机炒作盛行,等这轮泡沫破灭后,NFT才能迎来新的发展。

NFT火爆全球

CoinGecko数据显示,截至目前,NFT市场的市场规模已超230亿美元,占加密货币总市值比重超1%。而据The BLock数据显示,仅8月第一周,NFT市场的总交易量已达到4.42亿美元。

记者了解到,仅在7月份,基于以太坊的头部NFT市场平台OpenSea的交易量便达3.2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环比增长118%。而近期火热的NFT收藏品Axie Infinity,在7月的交易量超过8.3亿美元,销量超过6亿美元,较6月增长453%。

NFT火热的行情吸引了众多国际大牌参与其中。8月4日,法国奢侈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在其创始人诞辰200周年纪念日上线一款手机游戏《Louis:The Game》,并推出一个NFT抽奖活动。8月6日,奢侈品品牌Burberry宣布推出NFT虚拟玩偶及游戏配饰Blanko。同一天,美国漫画公司漫威宣布计划通过与数字收藏品平台VeVe的合作,推出蜘蛛侠版本的NFT。

今年6月,可口可乐也宣布推出首个NFT系列,目前,该“红色品牌”的NFT已经开始在OpenSea上拍卖并且筹集到217 ETH(约合54万美元)。

而在国内,阿里巴巴、腾讯、网易等大厂也都有所动作。8月1日,腾讯发布国内首个NFT交易软件“幻核APP”,目前安卓版已正式上线,首期限量发售300枚“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7月12日,网易旗下游戏《永劫无间》IP授权发行的《NARAKAHERO》系列NFT盲盒正式上线,并于15分钟内售罄。

此外,机构投资者也开始入局NFT市场,新加坡投资公司三箭资本(Three Arrows Capital)在7月份购买了数千ETH的Punks和Art Blocks收藏品。

北京计算机学会数字经济专委会秘书长王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NFT是非匀质的通证,代表了数字资产更加具象到独一无二的专属特征,相比于各种币的同质,差别化的NFT能够独立的表达不同的资产价值、权属特征和数字化可转让存证。

在王娟看来,NFT的火爆是必然的,因为文化领域的数字化需要一个平台,在数字社会的发展中,数字世界的孪生和数字人群的生态催生着个性化的数字权证。NFT对音乐、版权、艺术品的通证化表达,正在创造一场新的文艺复兴。

“但NFT目前所表达的艺术品主要以个性化和稀缺性为特征。与DeFi直接金融市场化功能不同,NFT的安全性可能表达为真假地址、价值权属变更和跨链的复制等。这是生态成熟到一定阶段要面对的。”王娟如是说。

监管尚不完全

记者注意到,在NFT市场火爆的同时,已经有一些问题暴露出来。7月28日,NFT动画系列StonerCats的出售由于过于火爆,造成网络性能拥堵,导致用户因交易失败而损失了79万美元。

但并不是所有的NFT作品都被追捧,日本当代前卫艺术家村上隆的NFT作品拍卖便没有成功。3月29日,村上隆在NFT交易平台OpenSea上拍卖自己的108件加密艺术作品《村上隆•花朵系列》,但却因为网上出价远远没有达到其作品线下拍卖市场的应有价位而突然宣布推迟了拍卖。

对此,看懂研究院研究员龙小凤向本报记者表示:“NFT艺术目前主要是靠网红经济在支撑,既然是网红就会有过气的风险。要仅凭人气去维持一个市场是很难的,传统艺术界作品的价值还是需要经过美术馆、学术单位的背书,当我们回来看NFT界知名艺术家Beelp,多数人讨论的是他的作品增值有多快,而不是有多少位艺术圈的资深人士出来讨论他作品的艺术价值与定位。”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NFT市场,假冒、侵权等问题也时有发生。近期,一些以太坊用户因铸造假冒的CryptoPunks ——“COVIDPunks”失败而损失了174.6ETH(价值约48.5万美元)。据了解,仿品NFT只是在原版头像上加了一个口罩而已。“口罩”系列与CryptoPunks一样拥有1万个随机生成的低分辨率NFT化身,但价格却要便宜很多。

在国内,日前,财经媒体《财新》杂志摄影记者的作品“搬矿机的夏日多拉”在业内走红。7月15日,《财新》杂志在其发布《反侵权公告(第45号):关于摄影作品被恶意侵权的谴责》中表示,“该作品一经发布,被许多自媒体或个人大量地转发并且未经财新传媒授权,对该作品擅自进行改编,甚至有将上述作品或该作品的改编版上传到OpenSea等代币交易平台进行NFT售卖。上述行为均已构成严重侵权,财新传媒已对相关不法行为进行投诉或举报。鉴于此特提示广大用户,财新传媒目前未就该作品对任何机构或个人进行授权,请勿购买盗版作品。”

对此,王海峰认为,NFT的出现,确实改善了数字作品的产权问题。数字作品的特殊性在于它是以数字而非实物的形式存在。不同于实物作品,数字作品可以做到毫无差异地复制,造成这类作品产权的缺失。

“但目前国家关于NFT没有非常严格的法律规定和条文,未来NFT要想在全球范围内流转,其铸造、发行、销售、流转的任何一个过程中,监管是必然的。”王海峰如是说。

针对NFT在数字版权方面的作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表示,NFT的应用与数字币等有着明显的区别,其具有不可分特点,如果“NFT+艺术品”满足了最后的“没有物理形态复制品存活”这一标准,则可以被评价为数字出版。NFT作为一种新型的技术,与数字出版相结合,可能会是一种解决数字版权保护的路径。但同时,NFT技术在数字版权保护的应用中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肖飒建议,NFT参与者在做好对匿名参与者身份认证、作品信息确认的基础上,可以尝试建立相对于官方数字作品交易领域的征信数据库,并寻求与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比如相关著作权协会)、相关行政监管部门的合作,核实相关信息、交流材料、交易信息,并将核查信息同步录入上链,降低自身刑事风险。


来源:华夏时报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九游会真人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
  • 商务合作微信:juu3644
  • 九游会真人粉丝群微信:qia3867
  • 新闻爆料微信:zefmk896
  •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18-2021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59285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