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 Habermeier:波卡能为 DeFi 世界带来哪些开拓性创新?

币圈那些事/2021-08-20/ 分类:DeFi/阅读:
最近,波卡联合创始人 Rob Habermeier 做客著名媒体 The Block 的播客节目「The Scoop」,和主持人 Frank Chaparro 聊了聊对波卡和波卡生态的最新观点。 ...

最近,波卡联合创始人 Rob Habermeier 做客著名媒体 The Block 的播客节目「The Scoop」,和主持人 Frank Chaparro 聊了聊对波卡和波卡生态的最新观点。

PolkaWorld 将播客的主要内容整理成了文字版,由于篇幅较长分为两篇发布。本文是下篇,主要聊了:

区块链怎样对抗垄断

Polkadot 如何推动区块链的专业化

Polkadot 为 DeFi 世界带来了哪些开拓性创新

Rob 获得 Thiel Fellowship 的经历

Frank:昨晚我看了一部关于亚马逊的纪录片,发现杰夫贝索斯(注:亚马逊创始人)这人很有趣,尤其是他怎么从一个书呆子书店收银员变成了 “宇宙的主宰” 的过程。

扯远了,这个纪录片讲了亚马逊 Alexa(注:亚马逊的语音人工智能)是怎样转录人们说的话,以便程序能够更好地理解人们在和 Alexa 对话时提出的需求或询问。好像我们所处的整个世界越来越接近于一种情况,那就是完全向亚马逊、Facebook 之类的机构泄露了关于我们自己的一切。

我们必须决定,要么把一切完全交给它们,要么去一个实现了零知识证明等技术的平台,来保护自己不被这些机构完全垄断或支配。就像有一句老话说的 “只要有了某人的日程表和支票簿,你就知道了这个人的一切”,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啊。

Rob:我认为这肯定是未来的趋势。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开始对密码学感兴趣,这也是我真正启程的地方。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它是最后一个真正的模式。大部分技术和大部分权力分配的模式,都是大的总是可以压倒小的。而密码学的模式是,试着做到一万万万亿年之后,有人能破解这把钥匙吗?绝不会。没有人能够在宇宙的生命周期内破解你的密码,然后做出一个复制品,能够使用你的身份签署消息。

最先进的加密技术也在不断发展,最先进的共识技术和其他一些相关技术也在不断发展。我认为 Polkadot 和区块链领域,是和我们所看到的趋势相反的一种制衡力量。这种趋势就是,大型科技公司正在加速收集尽可能多的数据,你要如何为人们创造一个避难所,让他们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份,并更好地控制自己透露的内容。

特别有趣的一件事是,如何让平台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进化?加密技术的当前状态是 “我目前所知道的所有东西都摆在这儿了”。而未来,还会有很多尚未发现的未知的东西,对吧?我们知道有些东西需要改进,只是需要突破性的技术出现,对吧?比如未来美国国安局实验室中的某个人,可能可以去破坏比特币的工作量证明哈希函数,或者破坏签署以太坊中所有交易的签名方案。你当然想领先一步,创建一个可以升级的系统,让系统可以适应新技术。

这就是为什么我想强调 Polkadot 的元协议。那就是因为,它可以通过治理进行升级,你不需要一定要把网络硬分叉才能升级,你不需要发布新的节点软件。在任何情况下,都有很多东西可以像这样直接替换掉,而且大家不需要更新他们的节点。这样你就可以一直领先对手一步。

Frank:我们和 Compound 的创始人 Robert Leshner 聊过关于未来的这样一种想法。那就是每条区块链都有自己的细分市场或应用场景,某个市场或行业都拥有自己的链。比如说,Solana 链的使用场景是固定收益产品交易或者高频交易,以太坊也有自己的使用场景,等等。而这些链都可以通过某个中介进行互操作。显然这是一个很难解决的挑战,不过你怎么看待这种世界上各种不同的区块链互相交流的情形呢?我觉得现在每一条链都想自己做完所有事情,我们怎样才能让它们每条链都服务于更加的具体的需求呢?

Rob: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问到了点子上。就是其实你不一定要在技术方面去做专业化,你还可以在社区等层面去做专业化。比如某个平台的用户是哪群人?服务于哪个地区?这样的话你就知道你应该朝哪个方向优化,比把延迟做得更低,或者如果你服务于某个地区的话,你可以把你的系统设计得适配那个地区的基础设施。

我觉得关于互操作性的难点之一,是数据、token 和价值的出处,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来源有问题的数据会有污染效应。比如说这些数据源自一个不安全的系统,这些数据就会被移植到其他的一些链上,那条链可能有需要更高安全性的资产,然后就可能污染链上的一些应用。所以说当你在某种协议中使用某类资产的时候,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考虑到来源问题,考虑到隐含的信任假设。

举个例子,Solana 链被设计成 “半中心化” 的,所以它很快,但是它有点像是联盟链,它的节点很少,对节点的要求很高,这其实给系统带来了一定的脆弱性。那么有一个来源于 Solana 上的资产,你把它跨链转到了 Polkadot 生态中,然后这个资产消失了,可能因为 Solana 挂掉了或者什么原因。

然后说到怎么把我们现在的情况,也就是大家更多的在复制现有的想法,要么从 Web2.0 要么从以太坊复制到 Polkadot,转变到每条链关注非常专业的领域。我的预期是,这种情况会由简单的市场压力来推动完成。只有一定数量的价值将用于保护区块链的安全性,无论是购买矿机然后买电来运行矿机,还是锁仓资本来参与权益证明网络。总之是某种刻意制造出来的有限资源,所以如果整个区块链生态都要争夺这种有限的安全性资源,那我们就必须找到一种资源分配的方法。

所以 Polkadot 的一个主要目标,就是通过市场机制,来把这些安全资源分配给加入这个平台的链。我觉得这就会产生一种关于发展比较优势的自然压力。就像如果有太多重复的产品,最终某个产品会在竞争中把其他的都挤下去,或者被其他有更大的市场需求的产品挤下去。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就会看到这种朝着目标专业化或社区专业化的自然转变,这种转变基于什么产品可以合理地获取到安全资源。

Frank:有一件事我觉得可以聊一下探讨一下,我之前其实也提到了,就是建立在 Substrate 上的 Gateway。你怎么看待所有东西连接在一起的方式?因为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Rob:所有东西连接在一起的方式?你是说通信和消息传递标准之类的吗?

Frank:是的。当所有链都在互相竞争,或者想在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时候,我们要怎么建立让它们能互相交流、互相成就的标准呢?

Rob:我们其实处在一个大量实验的阶段。很多我们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的互操作性方面的东西才刚刚实现。我们看到了第一批平行链,第一条不同生态之间的桥。你必须有一个可以试错和进行实验的阶段,才能进行标准化。否则,你只会得到脱离现实的标准。

所以我们需要转变,我觉得我们需要转变到,创造一个像 W3C 工作组一样的东西,也就是像过去发生在互联网中的东西,来创造更大的可能性。你不想创造供应商陷阱(注:Vendor lock-in,意思是你采用了一个技术,即将自己锁定在这家供应商身上,不能轻易转换供应商),不想人为创造一些东西来限制进入生态的门槛。因为这意味着更低的生产力,为整个世界创造的价值更少。

Frank:你怎样看待 Polkadot 为 DeFi 世界带来的很多开拓性创新?

Rob:我觉得有很多有趣的方面。

第一个是简单的可扩展性方面。如果你留心观察过以太坊等平台在高需求时期发生的事儿的话,你会发现 gas 费会上涨,看你每笔交易你需要付 100 美金,如果你在操作的是几百万美金的资产的话,这笔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如果你只是一个想要参与的普通人,那么高昂的 gas 费会侵蚀你的收益,让你找不到任何可行的策略。改变后就会更具可扩展性,这是向类似波卡这样的权益证明网络迁移的好处之一。这会敞开大门,让  DeFi 更具包容性,因为人们无需持有那么多资金,就可以执行更多策略。

另外,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关于 “矿工榨取价值” 的辩论?我给不了解的听众简单解释一下。出块人有能力对区块中的交易进行重新排序 —— 他们有一些已经提交给他们的交易池,他们的工作是将交易放入一个区块中,而且他们可以对交易进行重新排序,比如将自己的交易放在队列的靠前或靠后,所以就相当于在其他人进行的交易中,矿工可以选择提前交易或者晚点交易。

当你在以太坊或者币安智能链上编写智能合约时,写一个合约和写自己的链相比,有着完全不同的原语。因为智能合约主要是事件驱动的,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类似于:好吧,我现在来了一笔交易,长这个样子,我该如何回应它?你不能做的是,你不能影响 “这个合约是什么意思” 的逻辑,比如 “你怎么对区块中交易进行排序” 等。

而当你编写一条区块链,比如用 Substrate 和波卡编写区块链的时候,你有能力可以做到,比如说 “交易应该以这种规则聚合,并放到区块当中去”,那么你就可以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就算不能完全去除,也至少能让矿工榨取价值这种花招更难实施。而这样做的本质,是让使用 DeFi 的用户更难被剥削,对吧?你不用再让自己的利润被一些侵略性的矿工分走,他们不能再对你的交易重新排序。

Frank:太有意思了。Rob,我觉得我们聊了蛮多有趣的话题,但是没怎么聊关于你的事儿。

Rob:你有什么想了解的吗?

Frank:我看到你是 Thiel 奖学金获得者(注:Thiel Fellowship 奖学金由著名投资人 Peter Thiel 创立,资助想要创造新事物的年轻人 10 万美金,获得者需要休学或辍学)。这个录取率很低的呀,你入选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Rob:是的,这段经历挺有趣的。我记得是 Joey Krug 把 Thiel Fellowship 介绍给我的,当时我看到 Vitalik 拿了这个奖学金,Joey 也拿了,就觉得这还挺有趣的。

所以 2016 年我写好了申请,就开始见一些人。我见了 Allyson,也就是组织协调整个项目的人,她超级强,后来又在几个活动上见了一些人。然后其实有好一阵子都没什么回音,直到 2018 年 4 月,我们 60 名进入最终轮的人都去了 Thiel Capital 的办公室,进行了几轮面试,会有一些不同的人来对我们进行测试和灵魂拷问,来看看我们作何反应。过了几个月,我发现我被录取了,他们每年大概录取 20 人。

这是个很棒的社区,他们在寻找能力出众的人。我觉得我的一个优势是,很多申请人其实都特别特别聪明,而且特别特别努力,但是他们是想拿到这个奖,然后就能开始做一些他们想做的事儿。而我的一个优势是(虽然没有证实过),我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在做 Polkadot 了,而且已经辍学了。

Frank:你会建议大部分人去辍学吗?

Rob:我不推荐,我觉得这事儿有很大的幸存者偏差的因素在里面。

我觉得你需要去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你得环顾四周,注意观察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你会发现社会上总会有一些主题,还有技术世界里正在发生的事,人们正在关心的事,大家不满意哪一些点,需要哪些东西。你只需要找到这件事,并且坚持做下去。如果你还没有找到这件事的话,那么可以遵循传统的道路走下去,比如取得权威的认可、学位等。不过只要你有意识地观察,敢于冒险尝试早期的东西,那么总有方法能够成功。

Frank:只需注意周围的环境。我喜欢这个建议,这一点很重要。我觉得很多人觉得只需要沿着别人计划好的路线继续走下去,但是这其实会把你挡在很多机会的门外。

我当时加入 The Block 的原因,也是因为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举动。但这种选择也有了回报,我因此认识了制作人 Dean,并且有了这档播客,还能和 Rob 这样的人交谈。

扯远了。和你聊天真的很开心。如果大家想要了解你在做的事情,或者想要联系你的话,在哪里可以找到你?比如邮箱什么的。

Rob:了解我们在做什么,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官网。我们有两个项目,一个是 Polkadot,是应用于生产环境的;一个是 Kusama,是混乱版的 Polkadot,虽然它也承载了价值,但是它的社区拥抱混乱,所以我们会把一些东西首先部署在 Kusama 上。

所以你可以去 polkadot.network 网站或者 kusama.network 网站,那里有一些链接,比如 wiki 百科,wiki 更多的是面向技术人员的,但是不管你是什么背景,其实也能从中了解到很多信息。

如果你想跟我联系的话,你可以猜猜我的 Email,直接在播客里念我的邮箱,我觉得还是不太放得开。

Frank:邮箱就是咱们这次播客的 “零知识证明” 部分。

Rob:哈哈哈哈,是的。

Frank:没关系的,那就跳过这个环节吧。谢谢你来到我们的节目。

Rob:谢谢 Frank,能来参加你们的节目太棒了。

原播客:https://www.theblockcrypto.com/post/113697/inside-the-polkadot-network-and-ecosystem-with-rob-habermeier

翻译:PolkaWorld

来源:金色财经

阅读:

热门文章

HOT NEWS
长按图片转发给朋友
九游会真人财经_区块链_比特币BTC_IPFS矿机挖矿_交易所平台
  • 商务合作微信:juu3644
  • 九游会真人粉丝群微信:qia3867
  • 新闻爆料微信:zefmk896
  • 微信二维码
    Copyright 2018-2021       版权所有       粤ICP备20059285号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